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【捨命滅火救主人】

【捨命滅火救主人】

三國襄陽城裡住了一個名叫紀信純的人,他飼養了一隻名叫「烏龍」的狗狗。烏龍十分乖巧,善解人意,頗得主人歡心,所以平時閒暇無事,主人便常帶著牠外出,人狗之間感情深厚,幾乎是形影不離。

一日,紀某和兩三個好友相約在城外的酒館歡聚,陽光明媚,春暖花開,再加上好友之間的互相敬酒,讓紀某一時興致高昂,黃湯下肚一杯接著一杯,欲罷不能!

酩酊大醉的他,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,幾乎寸步難行。勉強走了幾步,還沒進城,就昏倒在郊外的草叢裡。尾隨在主人身後的烏龍看著主人,內心有種說不上的害怕,就擔心如果有個什麼意外,真叫牠不知如何是好。

好巧不巧就在這個時候,襄陽城的太守鄧瑕趁興出城狩獵,為了清理獵場,太守便命令手下焚燒雜草。很快地,凶猛的火勢如潮湧般襲捲過來,讓紀某附近的草叢一個接著一個著火。這場景可嚇壞了烏龍!

牠在主人身邊急得團團轉,並使盡全力地在主人耳邊吠吼,但無可奈何的是紀某完全無動於衷。

急迫的情勢,逼得牠不能再有片刻的遲疑,為了叫醒主人,烏龍嘗試舔了又舔主人的臉,到最後實在沒辦法,牠死死咬住了主人的衣服,企圖把主人拖出火場。

但牠發現即使再怎麼拼命,弱小的牠完全拖不動主人,無助地,只能望著凶猛火蛇迅速地纏繞過來,並準備張開血盆大口。

忽然一個念頭閃過!牠想起了附近大約相距四、五十步遠的地方有條小溪,小溪的水或許是唯一的希望。

所以牠開始奮不顧身地往小溪衝去。原本怕水的牠也毫不猶豫躍進溪水裡,讓全身沾滿水之後再衝回主人身邊,用水濡溼昏睡中的紀某。

十趟,二十趟,三十趟……似乎都沒有辦法讓烏龍真正放心。

所以牠始終不敢停,就深怕水少了,火就有可能燒到主人。

但沒多久,火場間的來回奔跑讓烏龍筋疲力竭,身上也多了不少處燒傷的痕跡。傻傻的牠擠出最後所剩的全部力氣,最後一次地把水淌在主人身上後,便體力透支地倒了下來,無法動彈。

斷氣前,牠看著昏睡中的主人最後一眼,心中浮現了種種曾經和主人在一起的回憶。牠知道,這次可能再也等不到主人醒來,可以像以往一般讓主人摸摸牠的頭,對牠微笑,又或者搖著尾巴跟著主人一起踏青。

所有的遺憾和不捨,在一次次的淌水時,早已灑在了主人身上,也許那每一滴水,都有著牠對主人深深的祝福和道別。

待紀某悠悠醒來之後,見到身旁溼透、冰冷的烏龍,以及自己身旁的雜草被火燃燒又熄滅的蹤跡,他頓時明白是烏龍救了他。

「如果我不要貪喝,如果我不帶烏龍出門,如果,如果……」所有自責的刀狠狠地割裂了他的心,很多的「如果」也填補不了他心中對烏龍的虧欠,只能抱著牠的屍體答以失聲的慟哭。

據說,現在江南古城下的「義犬塚」就是當年紀某埋葬烏龍的地方,也許牠的忠心已經感動了古城裡的所有人,讓世世代代的人們不忘記動物們對人類的無私奉獻。

◎ 原文:《清明》
孫吳時,襄陽紀信純,一犬名「烏龍」,行往相隨。
一日,城外大醉,歸家不及,臥草中。

太守鄧瑕出獵,縱火爇草。犬以口啣純衣不動。
有溪相去三、五十步。犬入水濕身來臥處,周回以身濕之。
火至濕處即滅,犬困乏致斃於側,信純獲免。
醒見犬死毛濕,觀火蹤跡,因而痛哭。
聞於太守,命具棺衾葬之。今紀南有「義犬塚」。
(《虞初新誌》)

按讚隨喜,分享傳播善!

#傳燈寺蔬食護生(082) #護生畫集 #豐子愷

其他傳燈寺蔬食護生系列:

傳燈寺GEBIS: https://pei.gebis.org/